身體學會的,誰也拿不走

動夠了,就能靜

洽詢課程

讀身體

專家觀點 / 雲門教室

塗鴉,道出最深刻的人世關懷——專訪 Candy Bird

 

專訪 藝術創作者Candy Bird

臺灣著名塗鴉與壁畫藝術創作者

擅長和空間中既有物件互動,磚牆、變電箱,都納入創作的形式,透過想像力讓作品與環境融合

 

如果你看過Candy Bird的塗鴉或創作,你一定會記得他!在他筆下,那個方方長長的大頭,配上細細的四肢,彷彿藉由「哼哼」一笑,就能帶出深刻的社會議題與反思,成為Candy Bird作品中最獨特的印記。

 

 

進入塗鴉界的歷程

 

大學主修油畫的Candy Bird回憶,退伍之後,他開始從事平面設計工作,由於不喜歡工作內容,工作態度又不好,不久就被老闆炒魷魚!2010年的春天,無意間,他看到一面廢棄的牆,突然靈機一動——他用水泥漆在牆上塗鴉,還調皮的寫上「台北當代塗鴨中心TCGC」。那次瘋狂的經驗,「就像找到夢中情人一樣,想跟它在一起一輩子!」他笑著說。 

 

 

從此,Candy Bird利用水泥漆,噴漆,擦擦筆……等,在斑駁的磚牆,廢棄的水塔,掉漆的變電箱上創作,頹敗的外觀總能誘發他心中的小劇場,內心滔滔不絕的自我對話,最終濃縮成一面塗鴉,並將筆觸從臺灣一路帶到日本,巴西等各個角落。

 

走上塗鴉之路,Candy Bird說,一直不喜歡在規規矩矩的紙上或畫布上創作,總覺得「卡卡的」,但是一看到有味道的牆或環境時,就會迸發出許多想像力!「就像現在桌上放著兩個水壺,我就會開始上演內心小劇場:想像A水壺問B水壺,「你今天過得好嗎?B說,爛透了,我今天遇到一個人……」他滔滔不絕說著,劇情裡充滿了觀察,感受與想像,無怪乎只要一面牆,他就能創造出豐沛的戲劇張力。

 

專注當下,全力以赴 

 

然而,Candy Bird的塗鴉之路並非一路順暢。他說得直白:「剛開始也曾短視近利,想出名,想賺錢,但是經歷一次失敗的個展後,我才理解到佛法所說的『緣分』,那是指專注當下,全力以赴之後,再等待因緣俱足之際。」有了這層體悟後,他開始誠實面對自己,不再想著快速成名,不再在意是否大家都看得見「我」?把「我執」拿掉後,慢慢的,他的感知力變強,這才開始體會到藝術純粹的那一面。

 

 

「純粹的藝術可以經得起時間的考驗,表現出人性的多種樣貌,甚至可以超越時代,就像一首歌,一幅畫,一部電影或是一支舞,它們可以串聯不同時代與階級,這就是藝術最美好的地方。」Candy Bird溫柔的說。

 

發揮塗鴉的影響力

 

對他而言,塗鴉必須從自身出發,能看見自己,理解自己,進而關照他人。在Candy Bird的作品裡,常見一個大頭人站在角落,他放進自己關心的社會議題,反映出他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觀察,以及他對公平的反思,人道的關懷。

 

 

當Candy Bird的塗鴉生活開展後,剛好遇上Facebook的崛起,讓他的塗鴉被更多人看見!然而,網路僅是工具,只能讓人「看到」,真正感動人心的,還是他的作品中,能引發人進一步思考的深刻意涵。

 

2018年11月,Candy Bird舉辦一場「Monster Sonata 怪獸奏鳴曲」展覽,藉由塗鴉創作,表達出他對生命的看法,也引導觀者重溫大都市的幽暗角落、以及許多無名者的離奇故事。進入他的塗鴉世界,若能引發我們對生活周遭多一點關注,多一分關懷,或許,就是他心中的期盼吧!

 

 

Monster Sonata 怪獸奏鳴曲

展期:11/10~11/30 (14:00~22:00)

地點: ( ) 括號藝文沙龍—— B1行者(台北市大安區安東街40巷3號)

 

 

 

 

 2018年《冬動》刊物 

開心玩!舒展創新的創意

名人聊天室

學員專訪 

Foo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