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體學會的,誰也拿不走

快樂動身體,現在就開始!

搶先報名

讀身體

專家觀點 / 雲門教室

單純享受快樂!動手操作,最好玩——專訪玩具圖書館創辦人蔡延治

 

孩子的夢想是什麼?

 

因為兒子的一句話:「假如我中樂透,就要買一棟樓,裡面全部都是玩具。」這讓在大專院校教保相關科系授課的蔡延治老師發覺:原來,這就是孩子的夢想!

 

她告訴孩子,這樣的夢想並不需要等到中樂透的那一天,「只要你願意把自己的玩具捐出來,我們再鼓勵大家捐出自己的玩具,讓這些玩具不屬於任何一個人,它們是公共資源,可以讓所有人一起玩!」從一個分享與共享的念頭出發,成就出這個孩子眼中的天堂——「玩具圖書館」。

 

一般玩具丟棄或是資源回收後,大多是被燃燒銷毀,這看在蔡延治的眼裡,非常不環保。玩具圖書館回收二手玩具,淘汰不適合與危險玩具,再經過仔細清洗,修復,讓玩具回復質感,加上每天做環境消毒,定時為玩具消毒與日光曝曬,不僅將玩具的生命延長了,也讓玩具接觸到更多人。

 

操作中學習

學幼兒教育出身的蔡延治回憶,自己從小在鄉下長大,「玩,比看得書還多!」童年歲月幾乎都在爬樹,玩水,抓蟲中度過,「像是生活課本裡的考題,蝌蚪變青蛙是先長出前腳還是後腳?我們不用背答案,因為小時候會去撈蝌蚪,而且還會分類,先把長出後腳的蝌蚪放到另一個桶子,前,後腳都長出來的再放到另一個桶子,玩完了再倒回去……很多知識都不是強背來的,而是在玩中學到的。」這樣的成長過程,讓她堅信——玩,就是在操作中學習。

 

 

大學時代,蔡延治到一所紡織工廠附設的幼兒園實習,工廠主要是做瓦楞紙的紙箱,「我在那裡1個月,每天都在用紙箱做玩具給孩子們玩,」在與孩子互動的過程中,她深刻體會到動手做對孩子的重要性,她也採納孩子對手作教具的回饋,甚至因此得到信誼基金會的教具比賽大獎,「永遠不要小看孩子的創造力,藉由玩,可以開啟他們的無限想像!」

 

蔡延治舉一個例子,「我們常看到小小孩喜歡丟東西,甚至把湯匙往地下丟,這對他們而言,是一種反覆操作的過程,他們發現,原來東西丟出去,會掉下去,透過反覆操作,可以把觀念內化……而玩玩具,也具有同樣的功能。」

 

孩子學會分享與等待

創辦玩具圖書館,對蔡延治而言,有其社會價值。「玩,是一種往前的動力,童年有快樂的經歷,長大後就會有快樂的童年回憶,支持他們向前邁進。」

 

從教育面思考,她深信,學習是經由操作得來的!像是許多小男生喜歡玩變形金剛,透過反覆操作,把金剛變成車子,再變回金剛,「這個過程中可以滿足孩子的好奇心,自己去找尋答案,而且,自己操作學到的,永遠都忘不了!」她形容,很多家長會一直提醒孩子不要一直轉,玩具會轉壞,可是在玩具圖書館,她鼓勵孩子反覆操作,「玩具圖書館裡有玩具醫生,會負責把玩具修好,不怕孩子玩,就怕孩子不玩!」

 

 

在玩具圖書館裡,還有一個「社會互動」的價值。少子化的社會現象,讓許多孩子不懂得分享!但是在這裡,每個人都要學會輪流,分享,而且還可以交到朋友,「常看到兄妹一起來玩具圖書館,哥哥會去找其他男生玩,妹妹會跟小女生一起,在這裡,孩子可以找到勢均力敵的夥伴,或是有共同興趣的朋友。」

 

透過共玩,孩子也能體會到人是團體社會的一份子,學習到必須尊重他人,而且愛惜資源。

 

大人找到內在的滿足

對許多親子家庭而言,玩具圖書館是一個很好的育兒空間,能開啟親子間的互動,甚至,也挖掘出大人心底的玩心。

 

「在這裡,脫離制式的場域,大人可以學習用正向愉快的心情與孩子互動,」蔡延治觀察,在玩玩具的過程中,經常看到大人比小孩還要投入,「因為大人也可能在童年時沒有被滿足,透過玩,可以獲得一種內在的喜悅與安定。」

 

 

看著大人玩玩具的過程中,蔡延治也發現,大人的玩,不只是放鬆,透過學習,可以產生得到快樂與成就感。曾有一位爸爸在陪孩子玩工程積木的過程中,得到孩子仰慕的眼光,讓這位爸爸驚訝的說,從來不知道自己除了上班賺錢之外,還能有讓孩子崇拜的地方。

 

不僅如此,玩具圖書館也創造出一個平台,招募銀髮族志工,教阿公阿嬤為玩具「看診」,他們在這個環境裡,開心的與孩子互動,得到自我肯定的價值,也找回童心。在玩具圖書館裡,甚至還可看到志工用回收木板與木條自製出來的彈珠台,充滿手作感與懷舊氛圍,成為最受大小朋友歡迎的玩具。

 

「玩的目的是什麼?」蔡延治語氣溫和,微笑地說:「不一定要有成果,就是一種探索,一種享受快樂的歷程!」

 

 

 

蔡延治

玩具圖書館創辦人

大專院校教保相關科系專兼任講師

臺北市立教育大學幼教系兼任講師

 

 

 2018年《春動》刊物 

用心玩!生活開始跳轉

名人聊天室

學員專訪 

Foo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