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 廖幸薇,18歲,生活律動14年

 

從幼兒園就開始接觸「生活律動」,直到如今已是大學青春少女,廖幸薇在舞動的歲月裡,嘗試聆聽內心的聲音,感受舞動肢體時的自由,更欣然看見自己成為想像中的自己。

 

跳舞超過14年,當年那個由爸媽緊緊牽著小手來上課的羞澀小女孩,現在是師範大學1年級的新鮮人,笑起來眉眼彎彎,與人對談時有條不紊,自信從容。

 

 

幸薇分享:「雲門教室是一個讓我覺得很安心的地方,可以大膽用身體去碰觸世界,和別人溝通,每次上課我都覺得好開心。」在雲門老師的引導下和同儕互動,幸薇努力做自己想像中的自己。

 

 

練習面對最真實的自己 

 

生長在寬容,自由的溫暖家庭,幸薇的爸媽是非典型的父母,尊重孩子的選擇,也支持孩子適性發展。幸薇的爸爸曾說:「從小,我們就讓她去嘗試不同的課程,鋼琴,美術,舞蹈等,最後是她自己覺得自己『需要也想要』繼續留在雲門。」

 

支持著幸薇多年來風雨無阻的持續上課,很大的原因是:「在雲門,你可以很誠實的面對自己。」幸薇笑說:「在成長的過程中,會有很多不同的人,不同的聲音告訴你,你在什麼位置,你扮演什麼角色,你該怎麼表現,其實這些聲音往往會讓人很迷惘。可是在雲門教室,我們有很多的機會可以練習,反思。」

 

在雲門教室的學習,不只是學會動作,練習舞蹈,「老師只是提出一個概念,讓我們用自己的感受去表達,發揮身體的想像與創意。」在老師的帶領下,孩子可以盡情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和生活,也能試著把感知與觀察表達在每一個動作,每一次的節拍,讓孩子面對最真實的自己。

 

 

不一樣,也很棒 

 

2018年,為了參加澳洲的daCi(Dance and the Child International國際舞蹈與兒童聯盟年會),幸薇和同學們在老師的帶領下回想自己成長過程,把印象很深刻的一段故事,一個畫面,轉換成幾個八拍的動作,透過舞蹈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。

 

 

她笑說:「你會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模樣,在排練過程中,會感受到彼此的力量。」過去,幸薇也曾經會擔心自己和別人不一樣,總是希望和諧的融入群體。

 

「但是在雲門教室,你會感覺每一個人自己都有很鮮明的色彩,好像會發光,但這麼多顏色組合在一起,卻讓人覺得舒服,自在,快樂。」因為在這裡,讓她感覺:不一樣,也很棒。

 

 

放開身體,感受自由 

 

談起跳舞對幸薇的意義,就好像是一種抒發的管道,她說:「很多時候,我比較不習慣去表達自己的情緒,說不出來,可能就一直藏在我內心深處。」這些情緒的累積就好像在吹氣球一樣,隨時都有可能爆炸,「可是我覺得在雲門跳舞的感覺,讓我真的可以把氣球握得很緊的那隻手,徹底的放開,很自由。」

 

 

這些一點一滴的累積,收與放,間接影響幸薇的生活與人生觀。上大學後,她加入了學校的啦啦隊,「一開始我以為我不行,因為啦啦隊和舞蹈不一樣,但慢慢我發現身體的感覺,我可以想像手在哪裡,角度還有用力的方式應該怎樣,感覺我可以做到。」

 

就好像熱愛文學的她,從孔孟經典中學習古代哲人安身立命的道理,熱情探索豐富的文化與歷史,當她無法自拔的沉浸在浩瀚知識之海時,她也把情緒的起伏寄託在身體的表現。

 

 

「我覺得我現在跳舞,已經不只是在動身體,很多時候是關於自己的反省。」幸薇總是在事情發生的當下,記錄所有的思緒,然後到了雲門教室,在老師的引導下回想,「我會思考自己學到了什麼,處理的方式好不好,那是一種重新看自己的感覺,好像在讀一段新的故事,很有趣。」

 

看著幸薇在動身體的過程重新發掘自我,自信展現自由快樂的一面,雲門教室將持續透過身體律動,陪伴孩子在成長的階段,感受自己,豐富自己,最重要的是,接受每個面向的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 2018年《冬動》刊物 

開心玩!舒展創新的創意

名人聊天室

  1. 塗鴉,道出最深刻的人世關懷——專訪藝術創作者 Candy Bird

學員專訪 

  1. 感謝雲門,伴我走過青春苦澀/專訪 文元逵,19歲,生活律動11年
  2. 跳舞,讓我成為想像中的自己/專訪 廖幸薇,18歲,生活律動14年 


深度體驗

送自己一份一輩子的身體禮物

情境式引導的專業雲門教室律動老師,現場帶您深呼吸,覺察身心,與自己的身體進行一場親密對話。在舞動中累積身體財富,擴展心靈版圖。在獨舞中、共舞中發覺不一樣的自己!

瞭解更多